我是一个新婚的女人,还没结婚前并不知道什麽是性爱。 只有从朋友口中得到一些常识。 但这已让我向往不已。 跟丈夫-海哥(我对他的称),刚度完蜜月回来, 我终于享受到了性的真谛。 原来它是如此美好,如此快乐,喔!我深深爱上这种感觉。 海哥家因是家族企业,海哥的父亲已经在半退休的状态, 所以海哥必须尽快从公公手上接下这一企业而日夜工作。 久而久之夫妻之间的事情就无法满足我了。 一直保持矜持的我受不了,我须要有人来安慰我, 来抱我。 我决定今晚采取主动。 于是我特地去买了一套非常性感的情趣睡衣, 要来色诱自己的老公。 「老公,你看我这套衣服好看吗?」我发出性感的语气, 企图让老公发现我的需要。 「咦!老婆你今天怎麽了,变得这麽风骚。 」海哥边说边把眼睛往我的身躯看来,我知道得逞了, 因爲他的小弟弟正在膨胀中。 我慢慢的走向他,摆出淫态告诉他我要他。 「老婆,从结婚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是如此性感, 我真是暴殄天物啊!」「老公我要让你知道我有多麽的想要你。 」我把火热的双唇吻向老公,并主动的伸出舌头去挑逗我的老公。 「哦!……老婆……你……」老公正享受着我给他的快感。 他的乳头慢慢的挺起来,我则往下去吸舔,脱去他的内裤, 我看到了不同以往的长度。 趴在老公的双腿之间,不断舔着它的睾丸及肛门。 我从不知道我会作这些事啊!性欲真是让人不可思议。 「老婆……你的嘴巴……什麽时候……啊……」不理会老公说些什麽, 我只专心去作我想作的事。 老公的肉棍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棒,须要降温, 我张开嘴慢慢把它纳入。 「好舒服……爽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」老公的大肉棍在我的口中进进出出, 我的舌头不时的舔着他的龟头和马眼。 听到老公的喊叫声,我的小穴早已湿成一片。 那小小的内裤已像泡在水里似的了。 「老婆,来换我让你享受一下」。 老公说完就像一只发狂的野兽推倒我在床上。 「喔……喔……老公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会……」老公的嘴巴吸吮着我那樱桃般的乳头, 一面扣弄着我流着爱液的小穴滋滋有声。 虽然看不到,但我想已经是泛漤成灾了吧!「老公……你好棒……你的舌头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舔的我……喔……」 「嗯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我受不了了……快进来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我要你进来……」老公并不急着进来似的, 用他灵活的舌头舔弄我的小穴和花生米般的阴核。 「不行了……老公……我要……要……」话未说完, 一股快感来袭……哦!我了。 老公张开嘴巴凑在我的蜜穴,全都吸收了。 就在我不断喘息时,老公终于把他的大肉棍送进来了。 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长度和硬度,胀痛感觉由小穴传来。 「老公……你今天好长……好粗……好硬……」「喜欢吗……骚老婆……这都是因爲……你……啊……」老公先以慢慢的抽插让我适应, 当我感觉不那麽难过时便扭转摆臀配合着老公。 老公受到这样的鼓励,知道我已经有了快感, 更爲卖力的抽插。 一次比一次快速,一次比一次用力。 几乎把我爽翻了。 「老婆……你今天……流了好多……啊……小弟弟……好……爽啊……」 「老公……嗯……你这麽说……喔……我会……害羞的……啊……舒服吗……老公……」看老公咬着牙, 闭着眼睛我知道老公快到了。 「老公……今天……没有避孕……」「那怎麽办……」「老公……你再用力一点……我快到了……」老公快速勐烈的抽插着。 「老公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我到了,了, 高潮了。 「老公……我用嘴巴帮你吧!」老公喜出望外的问我: 「可以吗?」我点点头, 因爲今天享受到了以前所没有的。 我想用老公过去一直要求的方法去满足他, 让他知道我是爱他的。 「老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爽……」老公的大肉棍又在我的口中进进出出, 并且没有忘记给我抚慰。 老公的肉棍像干穴似的在我嘴里抽插着。 「老婆我快射了……要不要抽出来……你会不会不高兴。 」我好高兴,老公我好高兴。 你没有只顾着自己享受而忽略了我的感受,就让它射吧!射在我这淫荡的嘴里吧!。